立即订阅

33岁,男,月入千万,死于diǎo爆了,成年人的奔溃猝不及防

2019年08月04日 01:08 来源于:鸡血地带
33岁,男,月入千万,死于diǎo爆了,成年人的奔溃猝不及防
33岁,男,月入千万,死于diǎo爆了,成年人的奔溃猝不及防

朋友圈里有人转鸡汤说:“杀不死我的,使我强大。”

我回复:“半身不遂及一切吊着悠悠一口气就是死不了的症状了解一下。”

我知道这句鸡汤想表达的意图,可没错的,哥杠精的美名就是这么来的。

有句老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小弟以为,让你觉得自己强大的终将弄死你。

君不见,西门壮年三十三,惊闻死于diǎo爆了!


33岁,男,月入千万,死于diǎo爆了,成年人的奔溃猝不及防

话说,西门庆大醉后稀里糊涂地被潘金莲以三倍于正常的量灌了胡僧的春药下去,导致精血流出,溺尿如刀子犁般疼痛。前后换了几个医生来看,弄到最后“遍身疼痛,叫了一夜。到五更时分,那不便处肾囊胀破了,流了一滩鲜血,龟头上又生出疳疮来,流黄水不止。”不久便“声若牛吼一般,喘息了半夜”,真的diǎo爆而亡。

有人说:“我们读《金瓶梅》,真该手持一柄‘风月宝鉴’,一面是男欢女爱的恣纵,另一面则望见死神扑棱着黑翅膀降临。永远的喧嚣,必然的寂寥,显性的欢快,底里的悲怆。”

《金瓶梅》里写到了很多死亡,或许正因为死之惨伤,才让生之人各逞其强极尽求欢。兰陵笑笑生作《金瓶梅》寄寓着强烈的宿命逻辑论和因果报应观,几位主角的死因似乎都不在弱点,或如前述,弄死他们的正是他们的强大。

潘金莲的强大在于她敢于践踏一切追求想要的,她不爱钱,她只稀罕钟意男子的宠爱,颇有为爱痴狂的执着。为了西门庆她搞死了武大郎和李瓶儿,显得战无不胜,但这爆表的战斗力在遇到了打虎武松后立刻变得很呆萌,连吴月娘都看得出来武松的假意迎娶为的是报仇,但潘金莲不顾,因此她死得最惨。

李瓶儿温柔有钱又貌美,除了潘金莲,合家大小都说她好。这种有求必应的温克性儿使她集西门庆的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正是这种必须要隐忍甚至是装逼的行为给她招来了灭顶之灾,倘若她使出与花子虚、蒋竹山相处时的几分泼悍和拒绝,或许会好很多。

庞春梅更是头号硬核的小姐姐,她的座右铭是“人生在世,且风流了一日是一日”。这样的人基本是无敌的,因为她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在乎。因此当只求个眼前爽的她死在19岁的情夫身上时,便成了全书唯一一个因淫而死的人物。

至于死于diǎo爆了的西门庆,这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他自诩潘、驴、邓、小、闲皆备,也未必是吹牛逼。如果生于今世,当他身着一袭鱼绿绒氅衣呵马而过时,你是否会赞叹一声:“我操!diǎo爆了!”凭着过人心智和无穷的征服欲望,作为官商结合体的西门千户操翻了势力盘杂的清河县,作为行走打桩机的西门达达干服了欲求不满的一票美妇。然而一己之精神有限而天下色欲无穷,混到diǎo爆了的无敌状态是多寂寞,他向胡僧讨要春药的那一刻,已注定了他迟早要死于diǎo爆了,不知情的潘金莲多灌了他几粒药,请允许我装个13,是偶然也是必然。

奉劝各位听长者一言,不要觉得自己多牛逼,小心嗝屁在上面,兔样兔森破!


33岁,男,月入千万,死于diǎo爆了,成年人的奔溃猝不及防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