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天佑之人之小鬼难缠

2019年11月19日 01:11 来源于:鸡血地带
存好文案资料,我晃了晃晕晕沉沉的脑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正好午夜十二点整。偌大的公司估计除了楼下的保安就只剩自己了,该死的经理劳资不就是长得

存好文案资料,我晃了晃晕晕沉沉的脑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正好午夜十二点整。偌大的公司估计除了楼下的保安就只剩自己了,该死的经理劳资不就是长得比你帅么?变着法整我!我心里恨恨的抱怨着走出了办公室。虽然坐了一整天腿都麻了,走路都不利索,但我却准备走楼梯,不坐电梯。为什么?因为公司的电梯死过人!而现在又是大半夜,难免会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死寂的楼梯道里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有种不安的感觉让我加快了脚步,一开始是慢慢走着下了,到现在是一步几阶的飞奔着下楼。我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下了脚步。不对!以自己的下楼的速度现在应该早就到一楼了。鬼打墙!一定是鬼打墙!怎么办?怎么办!我思索着破除鬼打墙的方法。以前在村里听老人们说过,遇到鬼打墙想要逃出去,有几种办法。第一种是以血净眼,老人说鬼打墙都是被鬼遮住了双眼,以男子拇指之血或女子经期之血抹于双眼便可看到真路。这种办法首先就被我丢一边了,这里又没刀没针的,要劳资把手指头咬烂?开什么玩笑,还没被鬼吓死就先疼死自己了。如果那鬼能直接弄死自己又何必弄个鬼打墙困住自己?想到这我也不急了。老神在在的往楼梯口一坐,心里是一股子火。先是被经理整的自己加班,好不容易把活干完了,想回家洗个澡睡个觉还TM遇到鬼打墙。我越想越火!扯开了嗓子就吼“劳资就坐在这了,怎么滴!有本事就出来弄死我!”刚一说完楼梯道里就刮起了一阵阴风,灯泡也闪了几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靠,原来是个胆小鬼。不行了,再拖下去就赶不上最后那班公交了。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幸亏劳资定力好二十好几仍是童子之身。

解开裤子一泡热气腾腾的尿尽数洒在了楼梯口。紧接着整个场景就变了,原本还不知道在几楼的楼梯口里,现在已经到一楼了。童子尿开路,破鬼打墙的第二种方法。

保安室的灯还亮着,劳资撒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一泡尿这么大动静也不出来看看?那货不会挂了吧?

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往保安室瞄了一眼,心里是一万头草尼马狂奔而过。劳资还以为你挂了,居然在看岛国动作片!“老王,把门打开一下。”尽管不想打扰他学习知识,可也没办法。只有他有大门钥匙。听到我的声音就跟见鬼了一样窜了起来。老王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光棍,带我靠你那啥眼神?你以为我想打扰你学习知识么!

“咳,那啥老王,我今天加班比较晚一点。把门开一下吧”说话间我又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岛国动作片,靠,女主角真丑。

老王面无表情,拿出钥匙径直打开了大门,一句话也没搭理我。我也没太在意,只当是自己打扰他看片让他很不爽。

出了公司正好赶上末班车,与我上车的还有另一个男人,背影挺像老王的。一上车他就去了车尾坐着。为数不多的乘客包括司机都面色惨白僵硬毫无表情,看上去就像死人,嗯对,死人。突然间我好困,无数的倦意袭来使我在支撑不住无力思考…他们都是死人吗,那这辆车是开向地狱的吗?怎么可能是死人呢?一定是今天被吓坏了净胡思乱想。不管了,管他去哪劳资睡醒再说。这是我最后的念头…

一个头戴白帽身穿白袍手拿着索魂链,两脚不沾地的鬼差。正清点着阴阳公交上的亡魂,鬼差正是白无常,忽然他看到了一个熟睡的人。立马就炸了“我靠,谁把他带下来的。快把这瘟神送回去!”“大人,此人是在路途中自己上来的”阴阳公交司机颤声答道。“从哪上来的给我丢回哪去,这事办不好本大人就让你尝尝下油锅的滋味!”听着白无常咬牙切齿的声音他这才知道自己惹祸了“是,大人”

看着远去的阴阳公交,白无常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天佑之人你也敢带下来地府!还好他没醒,不然地府就要出大乱子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恶鬼千奇百怪的,有的张牙舞爪的要吃了我,有的让我送他回家,有的让我帮他报仇…还有个美艳的女鬼说要嫁给我,然后我一激动就醒了。背好疼,天还蒙蒙亮,劳资昨晚在公交站睡了一晚么?我记得我明明上了公交啊!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快到上班时间了,合计去附近吃点早餐啥的,这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用手抹去眼角的眼屎,视线也比较清晰一点了。

警车是开去我们公司的,靠。出事了,我小跑着回到公司,公司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死秃子经理以及一些公司高层都在。“同志你不能进去”一名警察伸手拦住了我。“我是这家公司的员工,出什么事了?”我纳闷。秃子经理冲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见状那警官也没再拦我。

“经理这怎么回事啊?”

“小王死了”秃子沉重的回答让我无法接受,昨晚还好好的,今早怎么就死了?“是谋杀吗?”“不是,法医说是过劳累猝死。”“我昨晚下班的时候见到他还好好的,怎么会…”“你昨晚什么时候见到他的?”一名正在做笔录的警官走了过来。“凌晨十二点多左右”“不可能!法医给的死亡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左右绝不超过十二点!”听到这我后背一阵发凉,我很确定见老王的时候是十二点多。如果老王早就死了,那我见到的又是什么?给我开门的又是什么!我一时无法接受,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只是一个开始

作者寄语:是在看不惯有人黑李白了,尽管我写的很烂。但我还是要写。本人副业驱鬼镇邪,有事可以找我。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