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呓语之尸踪下

2019年11月16日 03:11 来源于:鸡血地带
上一篇:《呓语之渡河惊魂》+《呓语之鬼绳子》+《呓语之尸踪(上)》3、审讯室对话刘队端坐在审讯室里紧张地看着对面的嫌疑人,对方没有反

上一篇:《呓语之渡河惊魂》+《呓语之鬼绳子》+《呓语之尸踪(上)》

3、审讯室对话

刘队端坐在审讯室里紧张地看着对面的嫌疑人,对方没有反抗没有辩解神色也没有变化,只是呆呆地看着刘队。“人,是你杀的,对不对?”刘队提高音调又问了一遍,过了能有四十秒,对方才迟钝地摇了摇头。哼,刘队冷笑一声,“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和你生活了这么久的儿子房内没有一点你的指纹呢?”没错,听了部下的现场报告他就有种感觉,现场太完美了,完美到连亲生母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小马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他背井离乡来到现在的住所定居,她在那栋房子里和儿子生活了十多年,再怎么不靠谱也不可能一次都没进过儿子的房间吧。

“我,我和儿子关系不好,几乎没进过他房间几次。前阵子他隔着门说身体不舒服让我给他们公司打电话请几天假,我照做了,也一直以为儿子在屋内。后来,后来领导来探望,说什么儿子竟然去上班了,为了确认我就让他们进了儿子的房间,谁想到……”马母说到最后哽咽起来,瘦弱的身体剧烈颤抖着,眼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刘队死死地盯着她,希望察觉出她隐藏的内心,“你进去过儿子的房间?那为什么没有你的指纹存在?”

马母:“我,我不知道,那几天他闭门不出,我只是按时给他送饭而已。就是把饭菜放在门口,敲敲门,儿子就会答应一声,然后我就走开了,过一两个小时再去收空碗筷。”

“他休假那几天一直是这样?”刘队的眉毛拧成了疙瘩。

“是的,这几天我一直在后怕,你们说我儿子可能是四天前死的,可那几天的饭菜他都吃了啊?不,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卖菜的老王、屠夫阿秉、海鲜摊的魏大妈,他们都可以证明我一直在买菜做饭。”

刘队:“就算证明你买菜做菜了也没证明那些菜被你儿子吃了,你完全可以把菜全部自己吃掉或倒掉。”

马母怒了:“你,你非得把我当成杀人犯吗?他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这个。”刘队一把抓住马母的手腕,把她的袖子推上去,马母的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刀划的、烟头烫的、皮带抽的…有的还比较新。

刘队:“小马现在的员工资料是假的吧,我看过他的真实资料,他曾因虐待你被邻居告发坐过几年牢,但出狱后仍死性不改甚至变本加厉,这就是你的杀人动机。”

“不,不,他没有虐待我。”马母抽回了手,“你知道什么?他只是发泄一下脾气,我知道他在外面工作不容易。其实他也不想这样,所以故意让别人看见,坐牢就不会找我发泄了,就能保护我了。”

刘队惊讶地看着她,他们母子间的爱已经扭曲畸形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了。嗯哼,刘队干咳一声,“不管怎样你的嫌疑最大,所以只好委屈你先在派出所呆几天了。”

“不,我没杀人!我那么爱他怎么舍得杀他?!你疯了吗?”马母激动地喊,随即被两位民警连拉带拽地拖了出去。

嫌疑犯是确定了,虽然只有间接地证据表明,可尸体仍不知所踪,凶手真的是马母吗?那个上班的“小马”和在家吃饭的“小马”又是怎么回事呢?刘队摇摇头试图解开僵硬的思考,他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重要的东西。

4、尸踪

再次来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大部分警戒线已经撤了,不过那一带还在封锁中。刘队只身一人走进了那个染血的房间,他总觉得尸体还在这栋房子的某处藏着,虽然没有任何依据。房间里依旧残留着血腥气,凶手很可能在搏斗中杀死了小马并把尸体肢解了,凶器可能是电锯,斧头一类的否则不会溅出这么多血。他又搜了遍房子的各个角落,没有找到类似的凶器,忽然,一只原本趴在血墙上的苍蝇嗡嗡叫着飞向了不远处的地板,那里有一条半根指头长宽的细缝儿。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