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生离死别

2019年10月21日 08:10 来源于:鸡血地带
孟绫心下一凉,望着窗外浓黑的夜色 ,忙奔下床,由身后抱住他。“舒泽,你是爱我的是吧!爱我就别送我走!”她将脸贴在符舒泽的背脊上,感受着他

孟绫心下一凉,望着窗外浓黑的夜sè ,忙奔下床,由身后抱住他。

“舒泽,你是爱我的是吧!爱我就别送我走!”她将脸贴在符舒泽的背脊上,感受着他的心跳和体温。她好怕,怕下刻这具温暖的身躯,变得跟他哥哥一样冰冷僵硬。

“傻绫儿!你怎会想到我一定有事!放心,只要你好好的,我才能安心去做事,待事情处理完,我就去找你!”符舒泽侧过身揉揉她的头发,又吻吻她的额头、眉心、红唇……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她,恨不能将她拆了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片刻都不分离。

可是……他心里有太多的牵念,不得不放开她。

“收拾下吧!”

孟绫仍不放心地抱住他,望着他说:“不可以骗我!你还没跟我拜堂,还没跟我喝过交杯酒……符舒泽,这辈子,你欠了我很多……”

她实在说不下去,她发觉她的声音颤抖的都快失声。

符舒泽一个劲地点头,“放心,我会一一补偿你的!”

孟绫半信半疑,穿上衣服后,收拾了一番。

两人趁着夜sè,带着熟睡的孟湉来到码头。

从家里出来,孟绫发现,邹永辰似乎遣散了眼线,她不知该说运气,还是符舒泽早就料到的,想起这两人在林中的对话,孟绫后知后觉,发现符舒泽居然利用了她一会。

连她自己都说不准,为什么邹永辰会对自己百依百顺?

不一会船来了,一艘乌篷小船,踏着水声,掠过一道道水波缓缓而来。船家是个中年男子,看到他们后点点头,继而撑起竹杆向岸边靠来。

孟绫望着船,怎么都不想跨上去。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我会一直等着你!”孟绫抑制不住呜咽。

符舒泽心里酸胀的紧,可这时候,他要表现的大方些,不然如何能安抚住她。

好不容易将孟绫送上船,他松了口气,朝着她挥手,哪知孟绫将孟湉交给船夫抱着,转身朝他奔来,一头扎进他怀里。

“舒泽我爱你!”她知道这句话一定要亲口对他说,她好担心往后不知有没有这机会。

“我知道!”符舒泽拍拍她肩头,千言万语哽在心头。

见她又望着自己,似乎要将他的眉眼、神情……一一映入脑海,心口的酸胀感越发的紧。

“听话,快走吧!”

孟绫嘴角牵牵,依依不舍地朝船走去。

船划动,渐行渐远,直至看不到符舒泽的身影,孟绫才钻入乌篷内。

一进乌篷,孟绫一怔,居然瞧见了月儿,“你怎么在这?”

月儿冲她微微一笑。

孟绫瞧着月儿此时的装扮,已不是符家的丫鬟装扮,不时想到月儿的身份。

那月儿之前接近自己,不是依着赵姨娘的意思,其实是符舒泽授意的。

心头一软,原来他一直都将她放在心上的,却绝口不提“我爱你”三字。

符舒泽你个傻瓜!

孟绫心痛难抑,她何曾不明白那三字重若千金。

他是不敢对她有承诺,让她苦守着没有他的日子。泪,瞬间如雨。

一个时辰后,船转到了运河主干道上。

月儿抱着孟湉,领着孟绫登上了通往上海的客轮。

按照符舒泽的意思,是送孟绫到上海再坐船去香港,zuì后由香港辗转美国。

这一路上,符舒泽其实早已打点好,这样却更让孟绫替他担心。

他这是在将她推得远远,是不是意味着他再也回不来了?

生离死别的滋味,在心海里澎湃作涌。

这一路上孟绫昏昏yù睡,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为了腹中的孩子,她还是强迫自己吃了点蛋糕。

客轮在傍晚时分到达上海港。

月儿一下船,就领着孟绫去了事先预定好的酒店,打算住一晚,明早坐船去香港。

这是孟绫第一次来上海,都说上海滩是个纸醉金mí,醉生梦生的地方,她站在酒店的阳台上,居高临下,望着底下璀璨一片的灯火,心底却是灰暗yīn沉的紧。

“孟绫姐,夜黑了,外边凉,回屋坐吧!”

月儿冲孟绫道。

此时的月儿已不是符家的丫鬟,很明显,定是孟绫离开符家后,月儿寻了个理由离开了符家。

孟绫应声,步回屋,抱起玩耍的孟湉,不时想到,她还不知道月儿的名字,便开口问她。

月儿笑着说:“我叫周冰玥,孟绫姐不嫌弃就唤我月儿好了!”

孟绫摇头,“还是唤你冰玥吧!”

周冰玥盈盈一笑,名字不过代号,这些年来,她早就忘记了自己还有名字。

周冰玥怕孟绫思虑过重,寻着话题与她闲聊,孟绫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倏忽间,开口道:“他不会有事吧?”

周冰玥知道,这个“他”指得是符舒泽,忙安慰她说:“孟绫姐放心,舒泽不会有事的!”

孟绫适才宽了心,将孟湉哄着睡着了,才上床休息。

思虑过重,又是在外头,这一夜与孟绫极为难熬,临近天亮才睡着。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周冰玥瞧准时间,把她唤醒,说是船来了,得赶去码头。

不料两人赶到码头时,见一群黑衣人正在甲板前挨个搜查,看样子像是在找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孟绫一眼认出,他是邹永辰的保镖,上回领尸时见过一眼。

孟绫很快想到,这群黑衣人是冲着自己来的,扯着周冰玥的手说:“快走吧!他们是冲我来得!”

周冰玥摇头,将孟绫拉置暗处说:“快脱下衣服,我俩对换下!”

孟绫不知所以,以为她有什么好法子,便与她对换起衣服。

而后周冰玥将孟湉抱给孟绫说:“看情景,今天走不了了!这是明晚的船票!我们带着孩子先回酒店吧!”

孟绫见她说话急促,来不及多思考,便抱着孟湉往回走,走至一半,才发觉不对。

回头一望,周冰玥并没跟来,适才知她定是为了掩护上了船。

孟绫闭上眼,不敢再往下想,希望周冰玥吉人天相没有被抓到。

孟绫惶恐不安地回到之前住得酒店,发现酒店的门卡一直都未退,眸底一涩,料想周冰玥定是事先预想到这种事,所以将门卡搁在服务台却一直未退。

作者寄语:第三更了哈!明日大结局了,多数人要大tuán圆,那就大tuán圆吧!俺心软,当不起这后妈! 不过要下午才能发,周末睡个懒觉,做顿好吃的犒劳下自己,我们明天下午见了!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