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30年奇异经历

2019年10月12日 08:10 来源于:鸡血地带
@media (min-width:900px) { .adslot_postup { width: 100%; height: 90px;

@media (min-width:900px) { .adslot_postup { width: 100%; height: 90px; } }@media (max-width: 900px) { .adslot_postup { min-width:300px;max-width:880px;width:100%; height: 60px; } }

《云梦笔谈》 -傅志国 落地凡夫的我、名不见经传的我、一生平凡 的我,到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我却有着一件件真 实‘’奇异‘’经历。

本人70后,自小出生在黑龙江省虎林市管 辖的一边陲小镇,父母就我一独苗。话说1987年我 小学三年级的一次语文期末测试考,自我感觉考的不 够理想,心里那是忐忑不安 ,七上八下的。当晚做 了个梦:

梦见自己茫然的站在大海边,突然海面上出 现一着古装女子,面容端庄,飘到我面前并开口说 道:你不要忧愁,这次你语文考试成绩88分,说完 就升空而去。

梦醒天亮上学待老师发下考卷88分, 当时很多同学得知我梦中仙女告知考分的事都啧啧称 奇。

2015年偶然看到央视某采访节目特约嘉宾-迟重瑞 (唐僧扮演者)畅谈当年拍摄86版《西游记》的回 忆,尤其是当迟重瑞说到与陈丽华1990年结婚蜜月 旅行时雪地突起大风,风后雪地现喜字的奇异景象, 似乎是上天恭贺他“双喜临门‘’(西游记拍摄圆满成 功&喜结伉俪)并拍照留作纪念,太震撼!

这也让我 再次忆起1989年夏初正值《西游记》播完后持续的 小gāo cháo中,那时上下学的路上学生们谈论的话题基本 都和西游记有关。那时的我上小学5年级,只记得某 天午后和往常一样和我zuì要好的一个朋友(陈强)兼 同学一起去上学,一路兴高采烈的聊着西游记里的故 事情节,走到半路歇脚休息。当时时间大概12点40 分左右,艳阳当空,万里无云,晴空碧洗(北方无工 业空气污染)。

我当时一手指天问同学:你说这天上 真有神仙?

才说完这话,仿佛上天有感应马上就给了 答案:只见一道金光自天的尽头,快疾如电一闪而至 身前一米左右的距离后消失不见,无声无息,sè形状 呈W 。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内心的震惊!大脑也 停止思维了几秒,我为了确认是否眼花了,就问站在 旁边的同学:刚才你有看到一道金光?同学点了下 头,好像被吓着了,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一路再也不说 话了。

以后我们仍和以前一样一起上下学,放假一起 玩耍,对那次的金光事件从此都只字未提。但这个秘 密在心中一搁就是28载,深刻的恍若就发生在昨日 一样。

也许自那一刻起一粒金sè的zhǒng zǐ已在心中发 芽,2008年33岁的我于南方的一座城市结缘佛教, 启蒙恩师上净下空。 佛教将众生世间的生灭流转变化,按其yù念和 sèyù存在的程度而分为yù界、sè界、无sè界三种,统 称为三界。又称为苦界,或苦海。居住在“yù界”的 众生,从下往上,又可分为地狱、饿鬼、畜生、人、 阿修罗、天六种,而“sè界”与“无sè界”的众生均属 于天道,称为“六道”。

接下来要讲述的是1998年底 发生的‘’鬼压床‘’事件(相信很多人应该经历过) 那时我已离开生我养我19载的黑土地,随父母举家 来到南方的一座小城市打工,暂时租住在一农户家 (15平大小),外婆去世的第二天上午(前天晚上 因意外事故离世),我刚从工厂领年货回到住处,挑 选出几样年货准备除夕夜送外婆,我清洗暖水瓶时瓶 胆破碎,中午电饭锅饭煮好打开一看居然是红sè,没 得吃(从来没碰到这情况),下午母亲回家说刚得知 外婆离世的噩耗。

98年的春节我的情绪一直很低 落,某天清晨我一觉醒来,刚睁开眼,天刚蒙蒙亮, 突然感觉室内的光线好像变暗了些,从小腿处开始感 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爬过来似的,速度很快,还没反映 过来就发现自己手脚不能动,大脑思维也变得特别困 难,连自己的名字也一时想不起了,唯一的潜意识是 自己目前很危险,必须抵抗住,否则会变成另外一个 人,父母的床就紧挨在我床头,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 叫向父母求救,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喉咙居然无法发 声,内心更加恐惧,只能靠意识来抵抗这种不明的侵 袭,大概持续了有2分钟左右吧,感到身体一轻,手 脚会动了,喉咙也能发声了,我不停地大声的喊着妈 妈妈妈,父母闻声询问怎么了?我将刚刚发生的情况 描述了一遍,父母也没听过碰到过这事,权当是个噩 梦,结果第三天我又来了那么一次,长这么大我还从 没有过这么恐惧的感觉,害的我有段时间都怕睡觉 了。

后来父母告诉我多晒晒太阳,加强锻炼,是体质 太差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照着这法子去做还真管用 很多年都没再发生‘’压床‘’的情况了(估计父母后 来问过村里懂的人,但没告诉我真实原因是碰到脏东 西了,怕我害怕),直到后来我学佛才明白是咋回 事,以后也就见怪不怪了,不再恐惧了,碰到了就心 中默念佛号或护身咒语自会平安无事,这就好比阳世 间有偷盗行为的人一样,喜欢不劳而获,沾小便宜, 只不过‘’它们‘’是盗取阳人的jīng气神而已,行为很 可耻! 转眼到了2001年,此时我们家已定居市区, 并且拥有属于自己的住宅了,那时我在西餐厅工作, 经常半夜下班,好在走步只有5分钟的路程。

大概 七、八月间的某个晚上吧(具体日子不记得了,嘿嘿 记性一直不大好,路盲兼脸盲,汗颜啊!),半夜 12点左右到家,我打开大门正准备开灯进门呢,抬 头看到黑乎乎的客厅有一道红sè的虹光,象彩虹一样 横跨客厅的上空,吓得我蹭的一下就跳出门外(莫 笑,俺从小天生胆子小),还本能的摆了个格斗的架 势。红sè的虹光仅维持了2~3秒的时间便消散不 见,家人都在熟睡中,我怀揣这个秘密直到10年后 偶遇一云游名山大川的五台山出家僧人,年纪约5旬 样子(据僧人讲他的一位师叔乃五台山长老,经常讲 经说法,且道行很高,说时一脸的崇敬神情)后才得 以解惑:说我看见的乃是佛光,与佛有缘,隧打坐手 结莲花印传我佛门六字大明咒修行法门。我11岁时 已读完基督圣经(因nǎinǎi信仰基督教,但不识字,况 且我从小酷爱看课外书,80年代课外书又奇缺,所 以就便宜了我,我经常读圣经给nǎinǎi听)。现在的我 只看佛经了,我认为基督教与佛教教义有很多共通 点:都是教化众生‘’众善奉行,诸恶莫做,人与 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但总有个别传教者或因 名利,或曲解圣人的教义,以致诋毁他教而抬高自 己,有着极强‘’门户‘’之见。殊不知已由正道步入 邪道却不自知,可悲可叹!

2003年又是和梦有关的一年,年初我大婚。 夏季我脱袜扔与床边睡觉,觉醒寻袜仅剩一只,与妻 家中寻遍不见其踪,怪哉!数日后我梦中梦到我失踪 的袜子被老鼠拖到电视橱底做窝用了,梦醒觉得太扯 了,我家住五楼,多年来家中从未发现过老鼠。跟妻 子笑谈多思多想做luàn梦,时过2月在打扫卫生挪开电 视橱时发现一鼠窝,我那苦寻不见的袜子居然就在其 中。

原来那梦是真实不虚啊!到此我的奇异经历暂告 落幕!直至2012年妻子因‘’撞克‘’牵引出一大堆离 奇现象,从此与我一同学佛深入经藏,对娑婆世界观 有了新的认识。在此不做详说。皈依觉,觉而不mí, 皈依正,正而不邪,皈依净,净而不染。

更多jīng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