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诡话连篇之梦中美人

2019年10月12日 08:10 来源于:鸡血地带
八十年代初,在陕西省境内有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村子坐落在群山之间景色十分秀美。村里的人靠进山砍柴为生,对于村民来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已经是他

八十年代初,在陕西省境内有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村子坐落在群山之间景sè十分秀美。

村里的人靠进山砍柴为生,对于村民来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已经是他们从老一辈就流传下来的风俗,当然这其中不乏有些吃苦耐劳攒钱盖房娶媳妇的汉子,而铁柱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铁柱是村里的万元户,年仅三十岁的他仍是一个光棍汉子,为了娶上一房媳妇铁柱是没日没夜的上山砍柴,付出总有回报,年纪轻轻的他靠着自己的勤奋吃苦耐劳jīng气神攒进了万元户的行列。

铁柱手里有了钱,想到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盖上新房再娶上一房媳妇幸幸福福的过个好日子,为了这事他没少给村长送礼,村子里有规矩,凡事红白喜事盖房搬迁都得由村长挑选时间地点,铁柱虽一脸的不情愿但介于这是老一辈就流传下来的也就只好陪着张笑脸假情假意的去送礼。

村长名叫张得寿,今年已经八十九岁高龄,凡事村里的人不管男女老少见了他都得管他叫一声张爷,人家是村长,能有啥办法。

这天,铁柱一手拿着鸡一手拿着两瓶酒来到村西头一栋二层小楼外,这是村长家,八十年代那段时间能住上二层小楼的都是有能耐的人,铁柱想盖房就得去麻烦村长给选地方,看着面前的小楼,铁柱心里一阵燥热,他tiǎn了tiǎn嘴唇小声嘀咕。

“nǎinǎi的,回头我也整个二层小楼住住,让村里的人都看看我的能耐”

铁柱扯着嗓子喊着:“张爷,您老在家么……我是铁柱!”

这一嗓子把正在院子里的摇椅上休息的张爷吓了一跳,随后他从摇椅上走了下来拿着一把pú扇慢悠悠的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呦!我说是谁呢这么大嗓门,差点把我这一把老骨头吓散喽,感情是铁柱啊,怎么着这会找张爷作甚。”

铁柱看见张爷满脸的不愉快,也为刚才的态度有些脸红。他赶紧陪着一张笑脸把手里的东西往村长怀里送了送,笑嘻嘻的说。

“嘿嘿,张爷您老别生气,您也是知道的,我这人天生大嗓门刚才不小心让张爷您受惊了……这不……嘿嘿,这不是zuì近想您想的厉害就过来您家找您喝点,嘿嘿,您看怎么样”

张爷一看铁柱这小子脑子转的还挺快,还知道张爷的面子管用,便也没再为难他。

“你说你小子,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俗!真俗!”

张爷虽zuì上嚷着俗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这边接过东西一扭头便吩咐老伴晌午炖了这只鸡弄几个小菜说要和铁柱留铁柱吃饭,他们爷俩喝点。老伴也没做声接过东西就去准备了。

张爷把事情一吩咐便领着铁柱来到院子里让他坐下。

“说吧,这次来找你张爷啥事,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看你小子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哇,是不是为了房子的事来的……”

铁柱看张爷一眼就看透了自己的想法,大手一拍后脑勺,嘿嘿的傻笑。

“张爷,您老真是料事如神,这您都看出来了”

张爷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那是,你小子是你张爷我看着长大的,你撅着屁股要拉什么屎我都知道,你还能有什么事能瞒住你张爷?”

铁柱老脸一红赶忙应着张爷。

“是是是,您老说的都对,嘿嘿,小子今天来还真有事求您”

张爷摇了摇pú扇,喝了一口茶看着铁柱:“说吧,什么事,张爷能帮到的一定帮,帮不到的你也别强求”

铁柱赶紧点头回答。

“张爷,不瞒您说,小子这次来就是想问问您我想在咱们村东头那片空地盖个房子,您老给我出出主意,看看那个是地方怎么样”

张爷一听手中的pú扇随机停止了摇动,面sè有点严肃的对铁柱讲。

“村东头那块地,我看不行……那里埋着一个外姓女子的尸骨,你在那里盖房,怕是会扰了人家清净,到时候祸不单行啊……不妥……不妥”

铁柱一听张爷这么说,心里不免有些烦躁,心中暗想好你个老东西,收了我的礼还在这给我耍花腔,我看分明是你想私自占了那块地,整什么luàn七八糟的理由来糊弄我!你不让我盖,我还偏要盖。

铁柱的拳头一会握紧一会松开,终于一咬牙站起了身对着张爷说道。

“张爷,我已经决定要在那块地盖房子了,你也休要阻拦,您要是想私吞荒地你就直说,编些理由来吓我铁柱做甚!我铁柱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不信这个理,房子我是非盖不可,明天我就动工!”

说罢,铁柱头也不回的扭头走了。

张爷被铁柱突如其来的侮辱气昏了头,指着铁柱的背影大骂混账……你不信我我不拦着你,等你出了事看谁还帮你!

次日天刚亮,铁柱便请了师傅工人开始动工,可地基刚挖半米就见下面埋着一口大红sè的棺材,工人们一看情况不对便纷纷停工不愿再干,人人都怕冲撞了脏东西。

铁柱一看真如村长所说顿时心里就有些后悔,但已经动工就没了回头路,铁柱便硬着头皮花了一倍价钱说服师傅们动工,而那口棺材则被铁柱胡luàn挖了一个坑给埋了。

眨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房子盖的很顺利,铁柱望着面前的二层小楼满心欢喜,当天铁柱便收拾了东西住了进去。

可是,从那以后,每天晚上当铁柱晚上熟睡时,他的梦中总会出现一个美丽女子对他招手,铁柱想追但又追不上,不想追她又近在咫尺,不管用什么办法铁柱总是扑倒一个空!

因为这个梦铁柱jīng神越来越差,身体也一天比一天不好,原本一个壮实有力的汉子现在已经瘦了好几圈。村长张爷知道铁柱应该是撞了邪,但一想到当初铁柱对他不敬便再没理过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那个梦一直缠着他不曾变过,终于铁柱因为劳累过度加上jīng神萎靡病倒在了床上,一天没吃东西的他因没力气下地做饭只好躺在床上睡觉,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梦中,铁柱站在地上周围还是雾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而那个美丽女子依旧站在铁柱面前的不远处对着铁柱招手,铁柱慢慢的像女子走去,奇怪的是……这次美丽的女子就站在原处像是在等他过去。

终于铁柱站到了女子面前,铁柱惊呆了,这是一个多么漂亮的美人,女子站在铁柱面前微微一笑,樱唇微启。

“你喜欢我么,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呢……”

女子的声音透着一丝空灵,甜美而又好听,回过神的铁柱听到女子的话连忙回答,因为着急而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喜……喜喜欢!我……我我我当然想和你在在在……在一起了”

女子听到铁柱的话,倾国的容颜lù出绝美的笑容,紧接着她的手突然放在了自己的脸上“刺啦”一声撕下了自己的脸皮,女子的脸血肉模糊恐怖不已,原本曼妙的身躯变成了一堆腐肉,蛆虫在从女子的身体里掉落,只有头颅上还带有一点血肉,漂亮的长发瞬间变得如杂草一般干枯,一只眼球连着一丝腐肉挂在了血肉模糊的脸上。这时……女子对着已经吓得坐在地上的铁柱说。

“这样,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么……你该死……因为你占了我的地方挪了我的坟,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么……”

女子说完一双干枯的手贯穿了铁柱的胸膛,随着女子两手一张,铁柱被活生生撕成碎片……

这天天刚亮,村长张爷决定去看看铁柱,毕竟是同村,张爷也不忍心铁柱遭此大难,可当她走进铁柱家时,张爷看到一口没盖盖的棺材摆在院子当中……张爷心惊胆战的朝棺材里一看脸sè顿时苍白,跑出了铁柱家扶着外墙哇哇大吐……

原来……张爷看到棺材里躺着一具恐怖的女尸,而女尸的手里抱着已经死去多时残缺不全的铁柱。

自那以后……铁柱的房子空了,再也没有人敢在那里居住,村里人都生怕会惹祸上身。而每到夜晚,经过那里的时候常常会有人看见房子里站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对着路人招手……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