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短小jīng悍看鬼

2019年10月12日 08:10 来源于:鸡血地带
飞翔老妈开了一间面馆,因为太忙叫我和阿宙来帮忙,阿宙是我的男朋友。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叫陈旭的男孩子,每天都要来吃拉面,阿宙每次都会不

飞翔

老妈开了一间面馆,因为太忙叫我和阿宙来帮忙,阿宙是我的男朋友。

那个穿着黑sè风衣的叫陈旭的男孩子,每天都要来吃拉面,阿宙每次都会不由自主地看着他沉思,我也对他有点好奇了。

放下面,他突然说:“你妈做的面很好吃,但我更感兴趣的,是你和你的秘密。”阿宙也向他投去了惊讶的一眼。

陈旭表情严肃:“我是学生会的,齐乐乐同学,你已经请假七天了。”

“我知道,你会飞。”他叹了一口气。

我咬着唇:“没人相信。”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个超能力的呢?”他问。

“学校的栏杆突然裂开,也许因为年久失修,阿宙正好站在那,他身体立刻后倒,我条件反shè抓住他的衣服,本来我们两个应该一起摔下去,可是没有,我们渐渐飞到了半空中。事后我也和别人说过,但没有一个人相信。”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像看一个疯子。阿宙冲我安慰地笑了笑。

异常的言论使我变成了异类,老妈也带我去看心理医生,我的成绩也成直线下降,我忍受不了大家异样的眼光然后请假。

陈旭低着眼睛,隐隐有晶莹泪光闪烁,不会吧?吓哭了?

“我可以去你家阳台吗?”陈旭抬起湿润的眼睛问道。

……

凉风习习,我靠在栏杆上吹风,陈旭忽然将一只脚伸向了栏杆,我的脸变得刷白刷白。

“齐乐乐,你还是不肯承认现实吗?”男孩嘴里的那个真相摇摇yù坠。“陈旭,你给我下来!滚出去!”我的眼睛有些发红。

“我相信你会飞,那么来救我。当我摔下去的时候,发挥你的超能力,来拯救我。”陈旭忽然将半个身子挂在了栏杆处,他只要再向前稍微挪一下,就可以jīng准无比地摔成肉泥。“不、别……”我摇着头,泪水流了下来:“我根本不会飞。”巨大的难过扑面而来。

是我眼睁睁看着阿宙摔下去,我错失了他的衣角,我失去了我的阿宙。

陈旭突然拿着一份报纸,硕大醒眼的题目——大学栏杆年久失修一名男生坠楼死亡。

“其实,阿宙,早已经死了啊。”他的声线沉稳,侵染了悲伤的sè彩:“不要再沉溺在过去,我是阿宙的好朋友。阿宙死去,每个人都很悲伤,不要让阿宙在另一个世界看到令人伤心的你。”

泪眼模糊中,阿宙站在另一端朝我笑着。对不起,阿宙,我不会飞。

阿宙神展开手臂,是一个温暖的飞翔姿势:“不,乐乐,你会飞,请你飞往幸福。”

我知道, 这是我zuì后一次见到他了。

走失的玻璃球

“妈妈,在吗?”

“希子,妈妈很忙,没时间听电话,在家要听话。”那头传来女人冷淡的声音,很快就掐断了电话。

希子落寞地望着手中的玻璃球,里面小熊的脸也有点悲伤的味道了。这是上年妈妈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可是这一年来妈妈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这种冷淡使得自己心里十分怪异。

听说希子的成绩有些下降,妈妈为她请来了家教。希子可对这个家教老师提不起一点好感,整天只是监督她做作业,间或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她不像是家教,反而像一个有yīn谋的侦探。

而且她不止一次痴痴地看着玻璃球,赞叹着。那种痴mí的眼神让希子既恶心又讨厌。这个行为举止奇怪的女孩子,竟然是高校毕业,妈妈花费重金请来的,希子不jìn有点胸闷。

有一天希子那颗晶莹剔透的小熊玻璃球忽然不见了。怀疑的对象是有的,只是那个老师来的时候神情还是淡淡的。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