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2019年08月04日 12:08 来源于:鸡血地带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

听着刘德华的歌长大的80后,能够安然的走到今天的,大多已经大腹、秃顶、疲惫、麻木,年近四十,上老下小,白日里忙碌于工作,夜晚间则交措于觥筹之间,躺倒即睡,久梦难醒,即便是对性,大慨也只是本能的冲动和需要罢了。没有新意的生活一成不变,那些伴随着歌曲而来的记忆在这样的深夜滚滚而来,有关爱情、有关友情、有关梦想,自然可以在其他的地方畅所欲言,而有关混乱、有关性欲、有关难言的许多过往却只能在我们的小草里轻轻低吟,不求点赞,不欲美评,只是想,我们的小草,可以单纯的记录我们所有想说的故事。

===================================

1、

大某味是我在小草里认识的最特别的一个人,也是感觉最亲近的一个兄弟。而大某味,在香港,更确切地说,是处于那个风暴中心的元朗。作为元朗十八乡执委成员的大某味,自然给我说了很多不是那么道听途说的信息。作为一个四十年阅历的中年人,自然有自我的判断是非标准和条框束缚,我没有办法表明的我政治观点,因为在小草这样的一个平台,无论是左、中、右其实都是不合适的。但有些话却实在如硬在喉,年轻人多经历点事是好事,但至少要有自我的意识和逻辑,随波逐波,看似热血沸腾实则一地鸡毛。看一看当年的柴大姐事后去了哪里?自然便想得更明白了一些。

好好的,别闹。

认识大某味的时候,我还是小群里一个懵逼的新人,忽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小群里的车水马龙,各种牛逼与马屁齐飞,金融、军事、双边、多边,好多高大上的名词就象泡沫儿一样忽忽悠悠地就飞起来了,然后“砰”就爆了。这时候,只见一个名字就那么发了一条短视频,群里瞬间就安静了了下来。作为新人的我,毫无防备心地便顺手点开了,结果差点连隔夜饭都给吐出来。这他妈也太重口了,一个男人居然偷偷去厕所偷屎吃,更重要的是还吃得津津有味。此时有人淡淡地说,年轻人,小群铁律第一条,大某味视频慎点!说话那神情虽然欠扁,但看他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我便也了解了,这货大概也是一个连隔夜饭都吐出来的男淫。

自此,我便对这个名字上了心,从来都想着不点他的短视频,但每次我却几乎都点开,虽然每次几乎都被吓到或者恶心到,但依然好奇害死猫。正如群内某位大咖的一句话,大某味从来没有被超越,他一直都在刷新我们对下限和重口的认知。

好吧,躲着。

但未曾想,我却成了群内他最好的朋友。时也命也,那么认也。

大某味是个妙人儿~

大某味的本职是HK地区有名的音乐制作人,认识的明星大咖不计其数,每每问他的时候,他总是摆摆手说不值一提,然后接着便会爆料说今天晚上要跟莫文蔚吃饭。当我们不以为然的时候,他却甩出和莫文蔚在一起吃饭的相片,哈,只是一个象极了莫文蔚的长腿妹子。我们开心的笑着看他在小群里真播吃饭,开始的视频还正常,但正经不了三秒,下一个视频打开,便是一桌子的屎了,黄的,白的,稠得,稀的,嗯,就这样,他吃的很香,我们在手机的这边面对着一桌子的美味却无法下嘴。

大某味似乎每天都有很多的空闲时间,一大早起来会到法式餐厅去吃早餐。吃早餐的时候听到餐厅里在放日语歌曲,他便会叫餐厅经理过来,告诉他说,我到你们这里来吃饭,是想听着法国音乐品尝正宗的法国早餐,结果你给我放日语歌,我受到了伤害,我现在投诉。餐厅经理自知理亏,便马上去将背景音乐改了过来。嗯,事情到此似乎也应该结束了。但这货的妙就妙在他会在外面转悠一个小时之时再进这家餐厅,点最贵的早餐,只为看一看那位倒霉的经理有没有在他走后继续放日语歌曲。悲剧的是,果然又是日语歌。大某味的表演时间马上就到了,义正言辞的样子定是象极了某些时刻的发言人。其大义凛然,其家国情怀,其莫名其妙集一身,这大概就是大某味了。要说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其实也就是闲得蛋疼罢了。

大某味每天都会在群里发一两个红包,数额不大,有时候200,有时候100。抢到的人哇哇乱叫,抢不到的人感觉错过了一个亿。我抢到的次数不多,因为大多数时候我都在装逼。问他哪来这么多零钱,这货的回答果然又是刷新,零钱包里的零钱超过5块他就难受。问他不会不放钱吗?嗯,他在他的公司群里每天都逼着他那帮中层管理发红包,不抢难受,抢了不发也难受。反正都是难受。

说到他的公司,感觉公司里的员工肯定特苦逼,摊上这么位逗逼老板。有一天早上,这货闲得没事,到公司里去溜达。公司的一位林经理对老板说,刚刚得了上好的明前绿,请老板品一下。他品完之后就到冰箱里把林经理的茶叶罐拿了出来,灌了满满一杯清水,然后又放冰箱里了。回头在小群里跟我们说,林经理下次要喝茶,要用小锤子敲下来喝了。第二个月的时候,林经理莫名其妙收到一份好大的奖金,不用问,买上好的明前绿去吧。

这货有个很棒的媳妇儿,娶得还是我们旧城的妞,资产全交给老婆打理。可这货还有个很棒的二嫂,每天都给我们展示实力宠妻,那些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说了,就说说这货每次出去开房。HK的酒店那是死贵的,几千元的酒店这货在某龙订了之后就到小群里发链接,要求我们去砍价。总共砍了不到三块钱,高兴的哇哇大叫,然后又发两百元的红包到群里。所以,每次大某味开房都是小群的狂欢,她的女人也对她说,你也太逗逼了,开房还去砍价。他说,好玩嘛。

上次的茶叶事后,我们聊起喝茶的事,一定要让我给他个地址,要寄茶叶给我。好吧,盛情难却,便宜要沾。第三天便收到了来自HK的大箱子,满满一纸箱的茶叶,一笔骚骚的字体已经暴露了大某味的人格。我直到现在还在喝着他寄来的茶叶,却用手中的键盘敲下这些写他的文字,真的是造化弄人。

上个月的时候,大某味似乎喝多了,开房的时候兴奋地对着镜头一直喊我的名字,外公外公,一边喊一边扭,问题是这货没穿衣服啊。我当时直抹脸,这货也太奔放了。至于他为什么叫我外公?说来话也不长,丫丫是小群里的女神,我每次跟丫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喊我爸爸,大卫凑趣地说要认丫丫当妈妈,于是这辈分就这么定了下来,乱的一比。

大某卫也有安静的时候,偶尔,只是很偶尔,深夜的小群里,大某卫会安静下来,坐在钢琴前,然后让镜头对着琴键和指尖,十指轻触琴键的时候,便会有一串清亮而又含情的音乐响了起来。每次这种情况,我都会把这些曲子存下来,因为这个时候的大某味,可能便是最真实的大某位。大某位弹琴的时候,从来不让我们看他的脸,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拂琴却轻柔若拈花,看不到脸的房间里到处氤氲着悠扬的琴声。我想,这时候大某味的脸是不是在流泪,在音乐的世界里,这个音乐才子一定触到了他灵魂最深处的温柔或者遗憾。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大某味这个逗逼,嘴里插了三根鸡巴!

2、

最近的世界相当的不安静,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而旧城则是一如即往的枯燥乏味,知了不停地在树上唱着赞歌,潺水溪溪的水流儿自南向北,一马平川,在大地上划开一道缝,象是一个巨大的逼,还是潮湿的逼。旧城的天气象极了干锅鸭头,偶尔添点儿水便继续烧,热气氤氲的城市里到处都裸露着荷尔蒙的味道,裸着的大腿和裹着的丝袜相映成趣,夏天是极不适宜逛街的季节,因为不定哪一会儿你就需要到厕所里撸一管以解燃眉之极。

我从西北急匆匆地赶回旧城是因为蒙城的宝儿要来旧城找我叙旧,这个当年在旧城作了大孽的姑娘在祸祸了一群旧城少男之后便施施然的回了蒙城,这次回来,估计也是个天崩地裂的局。燕子在知道她要回来之后便开启了战斗模式,当年在旧城的时候,宝儿向来就跟燕子不对付,更何况,女人之间的事,男人一插手就立马升级。这次不插手也不行,宝儿来找我,燕子定要是跟着的。燕子开车把我在南旧老站接了出来之后,便寻了不远了一家烧烤摊,还是以前的四人,我,燕子,宝儿加大鸟。大鸟的存在感不强,但却是一个了不得的暖男,他的包包就是哆拉A梦的一个百宝箱,你所需要的,几乎都能在这个包包里找到。喝完酒之后的解酒药,甚至于开红酒的酒启子,这包里都能找到。喝酒的过程按去不表,宝儿喝的前仰后合还有意识,意识始终紧绷神经未曾喝酒,我和大鸟依然在崩木根。小店要关门,我们转战KTV继续喝,燕子扯着我一直在对唱,宝儿的醉眼盯着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鸟当年也是宝儿的受害者,两个人在一起三个月,却终因各种原因不能走在一起。可这种比较闷的男人就是这么执著,四五年过去了,依然念着恋着宝儿,可惜宝儿就象是一只炸弹,只是不会再炸大鸟的这个旧场地。从KTV里出来之后,夜更已深,四人游荡在街头,一如当年,我左边牵着燕子的手,右边宝儿钩着我的小臂,大鸟在前面一边走一边用脚踢随处可见的一些小石子。时过境迁,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们。

在燕子带着杀气的目光中,我去给宝儿安排好了住处,便被燕子拖回了家。看着她的眼睛,我默然无语,想要做点什么,她却是死活不让。夜渐深,灯逐灭,夜空的星星和我的眼睛对着眨。燕子的鼻息渐渐的沉了,我轻抚一下她的额头,印上我的唇印,便离开了。宝儿那边我总要过去一下的。到酒店房间的时候,门并没有关,我推门进去,宝儿的眼睛也在眨,对着我吃吃的笑。说就知道我这个臭不要脸的肯定要过来。我问她洗澡了没,她说等我搓背。我说好。

其实,你们还有燕子和大鸟都想错了,这么多年,我跟宝儿之间真没有什么,就只是上次她来旧城的时候我陪她睡了一晚,期间她摸了我硬起来的小鸟,我摸了她的大乳房,也亲了她的小嘴,但最后进入的时候,她拒绝了。她说,哥,不行的。我也没强求,最后她用手帮我解决了一次,这便是我跟宝儿的故事。只是今夜我们都知道不一样了,我揉搓着她的后背光滑的肌肤,渐渐的把她转过身来,低下头深深地吻她。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动情都特别地快,她站在淋浴下带着雾气里的水汽里,跪下来继续上次没有完成的故事。她的口轻柔但却有力,偶尔的一下紧啜会让我情不自禁的轻喊一声。宝儿的口技并不好,偶尔还会有齿感,我问她跟大鸟在一块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她说不怎么样。我便不再问,抱她上床,打开她的双腿,先用口舌完成清洁,然后便沉沉地进入。她的喊声立即便跟了上来,声嘶力竭,紧抓着床单的双手无意识的乱扫……

两次过后,天渐放亮,她用跟六儿一样的姿式跪在沙发上看初升的太阳。我从背后看着她的背景,落寞、寂寥,蒙城的三年并没有让这个女孩快乐起来。我也没有办法让她快乐,只好退而求其次,给她两次高潮。

我送宝儿离开酒店,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旧城的影子渐渐的重了起来。旧城旧事,其实已经不复再来。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旧城的烧烤就是这么的随意而丰满,而旧城的人们也从来不讲究吃相。宝儿吃得不亦悦乎,燕子也是大大咧咧,好在我瞪了她一眼之后,她也知道把腿给收一下。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KTV里灯光闪烁,四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唱歌其实是一件很敷衍的事。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性麻木之妙人大某味和越来越疯狂

宝儿的炮图就不放了,毕竟是我多年的妹妹,大家自行脑补吧。这背影我大概得心疼一年,直到再见到她为止了。

3、

我从西北回来,自然不是只因为宝儿的这件事。跟小群里的一个哥们约好周末去新市跟一个妹子联欢一下。妹子是在淘宝的一个情趣用具买家群里发现的,哥们负责撩,我负责跟着干。送走了宝儿之后,我便直接开车去了新市。妹子的M属性没有人开发,我跟哥们便自告奋勇的研究了半天SM,然后带着一份忐忑便出发了。见面后有些不爽,妹子虽然是公职人员,但身材确实胖了一点,对于我这样一个长腿控来说,自然便有些软软不想硬。但好在妹子足够听话,看着哥们舞刀弄枪的一顿操作之后,我便也凑了上去。过程不表了,所谓的SM,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还是常规的操作。两个人干了妹子四个小时还要多,然后吃完晚饭之后又继续奋战了半夜。沉沉睡去,醒来之后发现这俩货又开始在干,不得不佩服哥们的体力和精力。这货人送外号千人斩,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因个人问题,以下5P内容部分隐去。)

其他的过程只能说是越来越疯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疯狂越冷静,除了心内的那颗欲望之心,我感觉自己渐渐地从这个场景里脱离了出来,似乎是以一种上帝的视角来看着房间里的五个人,各有各的美和爱好,各有各的人生聚合,我们凑在一起,用一场疯狂或者说是酣畅的性爱来释放所有的压力,这无关对错,无关道德,甚至无关乎爱好,在这一个瞬间,我似乎觉悟,又似乎崩塌,然后一切又开始重建。我进入到身体,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

一块来的哥们赶高铁走了,我跟新市的哥们还有高妹和胖妹一起午饭,午饭后,体力不支的胖妹也离开了。新市哥们望着我的眼睛,了了我的心意,便又开了一个房,三个人又是一场体力消耗。

离开的时候,夜灯已上,灯火迷离……

关键词:
友情链接